The Time We Shared in Blaze and Laughter

这个月头上去了趟厦门。开会的名义。

对海、沙滩、阳光、岛屿,总是毫无抵抗力的我,想去厦门已经很久。很多人都说,这是一座适合情侣一起去的地方,可惜象哥不能陪我一起去嘤嘤……

跟随部门一起出去玩就会有很多局限和顾忌,不能随性去想去的地方,也不能在某个地方停留太久,四天三夜,好像一直都是匆匆忙忙。第一天飞机居然晚点三个小时,到厦门已经10点了,刚下飞机忙不迭给男青年报了平安,到酒店之后就一直开会,直到凌晨1点半……1点半……点半……半……第二天7点就要起床去土楼,唉其实说真心话我对这种所谓的名胜古迹是提不起半点兴趣。整个team拖着疲惫的身躯和浮肿的眼袋经过路上3小时的车程才到达土楼,而且一路在大巴还必须玩游戏,听歌猜歌名之类,我@#¥%……中午到了土楼之后在土楼吃了顿不知所谓的农家菜,坑爹啊农家菜有这么素的么,我只能学习阿Q不断安慰自己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下午三点坐上返程的车,又是三个小时的车程啊我擦~~~~~~~晚饭是在厦门著名的SM广场(咳,咳)吃的,席间给九月十月十一月的童鞋过了生日,感谢组织感谢领导感谢真主。晚宴主要是吃海鲜,我对土笋冻的恶心之情到现在依然余味不绝绕梁三日。大家酒足饭饱后晚宴组的童鞋们又开始组织大家玩游戏,还好这次的游戏比较不NC,我也是第一次玩,叫“谁是卧底”。我被抽上去和老板一组来玩,我拿到的词语是“天地华宇”,听到有人的描述我断定还有我的同胞,所以我很明确的给了描述,让同胞之间互相保护,渐渐几轮下来有人出局,只剩下五个人了,其中包括老板,根据她的描述我断定她也是TNT,我开心的想我们肯定赢了,谁料到老板居然说怀疑我,我勒个去,我连TNT的电话都报了,她怎会不知,然后剩下的三人里面卧底也一起指我,结果尼玛我就被冤死了,下面一阵哗然,大家都纷纷上前来安慰我说我死得好惨,尼玛内心有五百万只草泥马在狂奔啊~~~我的奖品也木有了嘤嘤~~~还好有一位仁兄把自己的奖品给我了,拆开来居然是一只小象,曾开心呢~有人问我换我也没答应~回家后给象哥,我喜滋滋的想~

第三天去鼓浪屿,这是最开心的一天。可惜鼓浪屿上时间太少,我和Kui还没来得及逛个遍就要集合了。我们的心还流连在花丛中,树荫中,闲适的时光中。每每从上海离开,去到其他的城市,我总是觉得节奏突然间就慢了下来,鼓浪屿上的人们好像发呆就能消磨一下午时光,在某个安静的咖啡厅逗逗小猫,捧一本书坐在阳光下的靠椅上,不知压力为何物。而我和Kui只能疲于穿梭在人流中,尽量让我们的足迹能延伸的更远一些。我们拍了不少照片,只可惜我失误的只带了一卷胶卷,这意味着我一整天只能拍不超过36张照片,我只能选最美的片段,在构图上也颇为当心,按快门之前要好好想清楚怎么拍。所以胶卷的好处之一就在这里,让你在拍照前用脑子思考,而不是像数码一样卡擦卡擦狂按快门,每一个景可能只有一个机会,你必须选择最好的角度,最好的光线,最好的构图,最好的光圈,一遍一遍的调整焦距,然后再按下快门。幸运的是,这次佳片率比较高。

第四天去了厦门大学和南普陀寺,也只是匆匆一瞥。在厦大,看到一张张青春的面孔不由得又开始怀念仍然是学生的自己,自行车、寝室、教学楼、篮球场,我还没好好看,没来得及好好感伤。不过我相信我还会再来的!下午的飞机又延误了,一行人在机场玩了几个小时的杀人游戏。晚上8点到了上海,然后忙不迭给象哥又报了平安~我是好孩子~

21. November 2012 by bunny
Categories: 光影碎片 | Tags: , ,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