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家姆妈

2013农历蛇年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太多,有喜更有悲。

下班我和小兔一起搀着手拎着年货往家走,走到家门口最后一个小路口时候我提醒她注意这里有只大狗可能会叫,奇怪的是一路走过3只大狗平时会叫的地方都是静悄悄的,往家门口望去看到隔壁大妈妈家门前停着大妈妈的奥迪SUV,再走近了发现我家门口也停着他们家女儿的奥迪轿车,而且大妈妈家屋子灯火通明。这时候,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从脑中掠过。

进屋和爸妈打招呼后,妈妈告诉我们隔壁的大妈妈今天过世了,早上5点出头走的。。这似乎是我们早就预料到的,但是想不到会来得如此快。周末时候听爸妈说大妈妈身体又不好了,她女儿刚从医院回来又突然赶去医院了,爸爸说听大伯讲很难撑过春节。前两天我躺在床上臆想时也想起姆妈的事情,估算着2014-1950。。

从我记事起就听父母说姆妈是个能人,处事考虑周全人缘好关系广,对我们家很照顾、器重我爸和我。大妈妈说我接她的电话反应非常快,一直夸我聪明,我是被她从下夸到大的。小时候对姆妈的印象其实很模糊,只依稀记得很小时候去过姆妈莘松五村靠河边的家,后来搬去了西环新村,最后搬到了现在我们家隔壁做了邻居7年多(差不多是旺旺的一生)。做了邻居后才接触多了,大妈妈遇到电脑、电话出问题都会请我过去帮忙,几乎每次过去我都不会空手回来,大妈妈仿佛有无尽的好东西送给我。边在姆妈家帮忙边和我谈心,大妈妈和我讲的道理都是非常实际,讲的处理方式都是她多年社会经验总结出的,很多道理至今印象不深了,脑边只记起她和我说的关于事业、处事、嫁娶和健康的见解,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有道理,有些后悔和无奈。

虽然和大妈妈既是亲戚又是邻居,但是真正和大妈妈吃饭的机会好像就2次,一次是在她们家吃的,她女儿好像也在,另一次是在天禧嘉福吃年夜饭。

13年大概过年期间,大妈妈还特意叫我和小兔到她屋里坐坐聊聊,大妈妈一个劲和小兔说我的好,夸我聪明小兔找到我是小兔的福气,也夸我幸运一个宅男能找到一个美女,姆妈希望我们俩可以彼此珍惜恩爱下去。临走时候还让大伯给我们一人一袋香榧子。

14年11月11日爸妈商量着第二天去医院看大妈妈,让我和小兔也一起去,但是最终我和小兔没去成,现在想来爸爸算是没有错过最终见上了大妈妈一面,12号那天见面时候大妈妈还说要我们两家过年一起吃次年夜饭。而如今。。

刚才吃完晚饭去大妈妈家给大妈妈磕了10个头,注视着灵台上大妈妈的像,仿佛大妈妈就在我面前和我攀谈,我两度想哭出来但是眼泪到眼眶边上又回去了。过去几年经常我爸妈或者我隔着围墙和大妈妈攀谈,狗狗们在边上互相为自己家吠着较劲。狗儿去矣,姆妈也走了。。

我经历的这一切总得给个启示给自己:趁父母还健康多为他们分忧、帮忙,多挣钱多拼搏,少让父母劳心工作赚钱,父母这个年岁应是儿孙围绕颐养天年时。

28. January 2014 by elephant
Categories: 生活涂鸦 | Tags: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